家乡的泥土_新闻频道_中山网

家乡的泥土_新闻频道_中山网 “我捧起黝黑的家乡泥土,仿佛捧起理想和希冀……”,听到这样的歌词,总让游子的心有一种酸酸的痛.抖落路上的一身风尘,捧一把家乡的泥土,长跪不起.在农村出生和成长,游子的心中便有一种泥土的情结,仿佛眷恋母亲身上的气息.在幼时的记忆中,听到很多关于“土”的不太好听的称谓,比如“泥腿子”,比如“乡巴佬”,比如“土包子”.那时候的“城里人”、“定量户口”和“吃公粮”充满着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也难怪,面朝泥土背朝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地挣工分,还是吃不饱肚子,养不了一家老小.家乡苏北的那些黑黝黝的油泥土和油泥夹沙土,一到下雨,脚一踩就稀巴烂,没有丝毫的干脆利落.下霜结冰的时候,处处留下外刚内柔的“陷阱”,地面完全冻上了还好,可是一旦温度回升到零上,很快就会恢复到水汪汪的泥泞.浸过鞋帮,沾上裤脚,蹒跚着脚步,纠缠着手推车难以前行.可是,没有经涉足迹的泥土看上去总是安静的,纵然雨雪来过也不留下任何痕迹.当和煦的春风拂来,解冻的泥土就会变得十分疏松,就像冬眠的昆虫伸着懒腰醒来.小草儿泛绿了,树苗儿抽芽了,春天的泥土也会透出崭新的清香.到了夏天,一场大雨不期而至,温热的泥土散发的气息沁人心脾.泥土的气息是有生命的,这种生命需要一种感知.麦收后的翻土,有翻土的气息;水稻田的放水,有水土交融的气息;挖渠沟的时候,有幽泥深含的气息;把泥土晒成土坯时,有土坯的气息;把土坯烧成砖瓦时,有砖瓦的气息.土坯的房子,泥浆的墙面,裸露的地面,满屋子都是泥土原生的气息.赤脚走在屋里屋外,走在晒谷场上,走在田埂上,脚底板时时感受着泥土的气息.那是踏实而敦厚的气息,也许这就是名副其实的接地气啊!一旦离开了脚下的土地,远离了熟悉的泥土气息,如何不怀想她的宽厚和仁爱呢?离开了家乡,建筑森林和水泥地面让人陌生和恍惚.黄色的,黑色的,红色的,五颜六色的异乡泥土,也许是丰饶的,也许是富庶的,也许是美艳的,但是似乎都少了一些记忆中的温情,总有一些距离和冷漠,让心灵不知如何安放.经过长长的漂泊,我才终于理解和明白:为什么漂泊的行者随身携带一抔家乡的泥土?为什么返乡的游子会长跪于脚下的土地?————“为什么我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也许,只有经历过“尿尿和烂泥”,才知道泥土质朴的习性;只有经历过播种和收获,才感知泥土无言的馈赠;只有经历过朝夕相处和耳鬓厮磨,才会对泥土终身依恋.那片土地,让我怀念麦苗返青,端详着杨柳抽出翠绿的新芽;那片土地,让我怀念麦收栽秧,盘算着稻种如何长成秧苗、绣出稻穗;那片土地,让我怀念收稻脱粒,稻田翻耕成了麦浪.是的,总有一些禁不住怀念.怀念黄花草里野蝶飞舞,油菜花中黄蜂奔忙,蚕豆、绿豆、扁豆、豌豆,丝瓜、冬瓜、黄瓜、番瓜,还有沾着新鲜泥巴的山芋、土豆、菱角和莲藕;怀念涧水河的缓缓东流,淮流路的车来车往,芦苇滩的风里哨音,绿草荡的雨中归船,还有小学、中学无数个菁菁校园的斑斓时光;还念大队部门前的露天电影,生产队打谷场的满天星斗,还有逢年过节的鞭炮唢呐,红白喜事的咿咿呀呀……家乡的泥土孕育了一切,最是难改的乡音和缠绵的乡恋,还有终身怀缅的滚烫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