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学者欧阳可亮的“归途”_新闻频道_中山网

甲骨文学者欧阳可亮的“归途”_新闻频道_中山网 他是留美幼童后代、清末外交家之子、王国维的学生、甲骨文研究权威他本希望在有生之年带着毕生所学叶落归根,不想大病临头最终客死他乡如今女儿将他生前书稿捐给家乡中山,并讲述了父亲在海外的人生故事:甲骨文,这种出现在龟甲兽骨上的文字,神秘而优美,它是我们的祖先最早关于这个世界的描绘.5月18日--6月18日,由中山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市外事侨务局主办,市博物馆与市中山侨刊社承办的“甲骨丹心——纪念欧阳可亮诞辰100周年书法作品展”开展,以此纪念中山籍甲骨文学者欧阳可亮先生诞辰100周年,突出他为弘扬祖国传统文化所作的贡献.欧阳可亮何许人也?开幕式上,从日本远渡而来的欧阳可亮之女欧阳效平为记者讲述了其父欧阳可亮“被埋没”的学术人生,以及一个家族的还乡心愿.与董作宾等大家亦师亦友 教授日本政要学习中国汉字“我们这位中山乡亲真不简单,他是留美幼童的后代,清末外交家次子,跟随王国维学习甲骨文,与甲骨文大家董作宾亦师亦友,如果不是他后来远渡日本,不为人所知,留在国内,凭借其学识,将会是比肩董作宾、李济的大家.”在展览中,中山市博物馆馆长吴春宁大为感叹.欧阳可亮到底何许人?这不得不从他的父辈说起.在展览中,一张家谱揭示了其显赫的家世.其父欧阳庚是祖籍中山张家边大岭村.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欧阳庚14岁,考取清政府官费留美幼童肄业生,七月初九日作为第一批经沪赴美,在纽约市曼哈顿入西海文小学、纽海文中学及耶鲁大学就读.欧阳庚与詹天佑同在9年内完成了16年之课程,于1881年毕业回国.其堂兄欧阳明(字辉庭号锦堂)时任清廷驻美旧金山总领事,他十分赏识欧阳庚的才干,就把他招到旧金山领事馆见习,后来就由他接任总领事,一直干了20多年.欧阳庚继承了欧阳明的传统,做了大量护侨工作.欧阳庚任旧金山总领事期间(当时外交官与领事不分),1901年美国政府正讨论庚子赔款问题.欧阳庚因其弟欧阳祺与西奥多·罗斯福总统系哈佛大学同学,故欧阳庚直接和罗斯福总统交往联系时,起了积极促进作用.为了中美邦交,罗斯福总统有意退还这笔赔款,但又担心这笔款子到不了国家政府手中.欧阳庚为了振兴中国的文化教育,就与罗斯福总统商议:指定庚子赔款作为教育经费及中国留美学生基金.后来就用这笔款子建立了清华学堂.而值得一提的是,1895年,孙文先生到美国檀香山登记的姓名是孙逸仙.孙文先生与欧阳庚是同龄人,又是近邻,从小就认识了.于是孙文先生写信给在旧金山当总领事的欧阳庚,要求为其做保.欧阳庚不仅为其做了保,还将自己的表弟廖仲恺介绍给孙文先生当助手.后欧阳庚继任清驻温哥华领事、驻墨西哥条约特使、第一任驻巴拿马总领事等.民国建立后,欧阳庚被委派出任驻荷属爪哇(现印度尼西亚)总领事、驻英国大使馆一等秘书、驻智利国第一任公使、驻玻利维亚条约特使,曾获二等嘉禾章.1918年5月,欧阳可亮出生于北京,幼年曾随其父欧阳庚(第一批官派留美幼童、清末民初外交官)远赴智利生活.而后回国,少年时期,他曾跟随王国维、郭沫若学习甲骨文,1939年入读辅仁大学(今北京师范大学),与著名甲骨文大家董作宾、李济亦师亦友,后参加爱国学生运动及进步文化活动.日本投降之后,1945年9月,他赴台湾后曾在台湾大学、台湾师范大学任教.1955年,他应日本私立爱知大学邀请,东渡日本参与编纂多部中日辞典,并受聘私立国际基督教大学、日本外务省(外交部)研修所等多所高校及机构教授中文,大平正芳、中曾根康弘、田中角荣等政要都曾师从于欧阳可亮先生,他还曾受周恩来总理委托,奔走促进中日邦交正常化.1958年,他在东京创办春秋学院甲骨文研究所,自愿承担甲骨文研究及书法推广之重任,以举办展览、开展讲座及出版甲骨文献书籍等方式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尤其在甲骨文书法方面,他始终积极创作,笔耕不辍,作品甚多.1980年11月,他不幸患脑溢血后,右半身活动不便,用左手继续挥毫书写甲骨文.1989年10月,他因故被送至老人院居住,仍在走廊摆放书桌坚持书写,直至1992年5月1日因第二次脑溢血辞世.女儿继承父亲遗愿 追寻十余年只求甲骨还乡欧阳可亮先生学富五车,藏品富足.先生辞世之后,所藏文化珍品及手稿惨遭失散.近10年来,欧阳可亮先生的儿子欧阳效光、长女欧阳效平不避险阻,付出了惊人的代价与精力,坚持追索先父的藏品,协助父亲实现“还乡之愿”,让父亲的灵魂与精神得以安宁.在展览中,欧阳可亮的女儿欧阳效平介绍说,父亲脑溢血之后,其作品遭人觊觎,手稿先后流落到日本三鹰市政府和立命馆大学的东洋文字文化研究所还有个人的手中.2005年,她在撰写父母的追悼文集时,四处打探才得知具体下落.“然而父亲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回到中国,把自己的学识贡献给国家,他本打算在1980年左右回国落叶归根,但是这场疾病完全打乱了他的计划.虽然父亲不能回国了,我希望他的手稿能带他回国.这也算帮父亲圆甲骨还乡之愿.”随后,她通过近十年的漫长交涉与等待,从日本大学以及其他机构陆陆续续收回了大部分手稿.2016年11月,她将历经曲折收回的158幅书法作品无偿捐赠给中山市博物馆.今年5月18日,中山有关部门从欧阳效平捐赠的作品中精选出109幅手稿展出,以欧阳可亮的生平事迹为背景,结合历史图片、文字、实物等形式,重点展示他在不同时期用右手和左手分别创作的作品,突出他在甲骨文研究与书法方面的贡献.观欧阳先生的甲骨文书法天真烂漫,字画合一,在守正与流变之间,传递古老文字的意韵.今年已经68岁的欧阳效平,早年曾留学德国攻读心理学,并在日本一家法律机构供职.近年,她多次奔走于中日两国之间,数次到访安阳,为殷墟博物苑、中国文字博物馆捐赠了欧阳可亮先生的著作等文物.她还在日本和国家图书馆、北京师范大学举办过欧阳可亮书法精品展暨研讨会,获得各界好评.在展览现场,一些来自“容闳与留美幼童研究会”的代表前来参观展览,对她多年来的付出大为赞赏.欧阳效平也一直与留美幼童的后人保持着联系,她为自己的父亲和祖辈感到骄傲.在她的脖颈上佩戴着一个镶嵌有父亲照片的项链,盖子上是父亲书写的甲骨文“爱”字,她解释说:一河两岸的两只手,用心交流才能彼此触摸.“我爱父亲,就像他爱我一样.”